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 正文

助推长三角一体化 浙江奏响“长江协奏曲”

2018-08-14 15:00:58来源:

image.png

4月5日下午,“江海直达1”号在拖船的协助下驶离浙江省舟山市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首航安徽马鞍山。满载着2万吨铁矿砂的国内首艘江海直达船——“江海直达1”号完成首航,标志着中国航运业江海联运新时代的开启。 新华社发

image.png

浙江省淳安县与安徽省歙县垃圾打捞船联合行动,打捞千岛湖湖面垃圾。 拍友 徐丽 摄


深圳热线8月14日讯(深圳热线记者 金梁)过去的20多天里,“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团沿着长江顺流而下,最终抵达最后一站:浙江。主动对接、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浙江,如今正在其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长江经济带上,活跃着浙商的身影,涌动着浙江的资金、商品、技术、人才等要素。浙江奏响的“长江协奏曲”,雄浑有力。

助推长三角一体化

翻开中国地图,关于长江,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长江经济带覆盖9个省和两个直辖市,西起云南,东至上海。其中,浙江和贵州本非长江干流流经的省份,却成为其中一分子。

“既然叫长江经济带,而非长江流域经济带,那就不能光从地理的视角来理解这个问题。”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所副主任盛朝迅说,长江经济带是我国经济规模体量最大、覆盖城市和人口规模最大的经济区,浙江的经济体量和特色是长江经济带中一道靓丽色彩。

长江干流没有流经浙江任何一个城市,浙江人喝的也不是长江水,但浙江的历史人文、经济社会都深深融入了长江元素。浙江作为资源小省,转型升级需争取更广阔的战略腹地、开拓更广阔的市场,所以浙江人很早就把目光投向了长江流域,并开始深深扎根于此。改革开放以来,数以十万计的浙商,在长江沿线省市白手起家、艰苦创业,“浙江人经济”在长江沿线生根、开花、结果。比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娃哈哈就在重庆涪陵建立了生产制造基地。

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坚持“一盘棋”思想。那么,怎么样才算得上“一盘棋”?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副司长周小棋认为,长江经济带是典型的流域经济,不仅涉及到“上下游”“左右岸”,还有“干支流”,是一个整体。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整体中不能少了浙江。因为长三角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头”,而浙江又是长三角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不久前,沪苏浙皖三省一市联合组建的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在上海挂牌成立。办公室主要职责是负责研究拟订长三角协同发展的战略规划,以及体制机制和重大政策建议,协调推进区域合作中的重要事项和重大项目等工作。

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上海一直发挥着主导作用。多年来,浙江一直主动接轨上海、拥抱上海、服务上海,积极承接上海的辐射,充分用好上海的溢出效应。并且,浙江与周边兄弟省市合作的广度、深度和强度也在不断加大,长三角一体化日益成为推动浙江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引擎。

“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一体化这两个国家战略,在发展空间上重叠,在功能上互补,在发展中形成合力。浙江无法缺位,也不能缺位。”盛朝迅说。

生态优先走在前列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使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

那么,怎样才算是“生态优先、绿色发展”?

在生态文明建设上,浙江一直是先行者。2005年,习近平同志在安吉余村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多年来,浙江沿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路子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持续整治环境污染、不断提升生态优势、大力培育生态文化,让绿色成为浙江发展最耀眼、最动人的色彩。

古堰画乡就是浙江“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一个缩影。位于丽水市莲都区的古堰画乡,一条水质常年保持在Ⅱ类以上的瓯江从小镇中穿过,孕育了这一片秀丽风光。优越的生态资源融合了文化、休闲特色,小镇向绿水青山要效益,开启了“生态富民”的蜕变之旅。2005年至今,这里的农民人均年收入从3000多元增至3.8万元。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并非一省一市之事。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说:“发展长江经济带,必须探索并建立出一种省际协商合作机制,推动沿江省市的沟通交流和合作。”浙江先行探索出的经验一直与兄弟省市共享,为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让长江经济带更富饶、更美丽。

浙江在做好“生态”这篇文章时,早已开启跨省合作的强强联手模式。比如,在浙皖交界的淳安县宅上村,三面被千岛湖围绕。从安徽自上而下的新安江水,润泽了千岛湖,也养育了宅上村人。当时碰到的难题就是:“治水”光靠下游自己努力没用,因为水是从上游流下来的……为了护好这条江水,2012年起,浙皖两省开展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两轮试点。上下游坚持实行最严格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倒逼发展质量不断提升,实现了环境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多赢。

由江入海的桥头堡

每一条大江,都有一个“向海”的梦想。

长江经济带如何与“一带一路”贯通?其中一条重要路径就是“向海”。“浙江很早就提出发展海洋经济,如果以浙江为跳板走向世界,长江经济带的格局一下子就打开了。”盛朝迅说。

浙江是海洋资源大省,拥有海域面积26万平方公里,是陆域面积的2.6倍。作为全国首个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浙江较早把目光投向蓝色海域。“向海”路上,浙江留下了一个个保护海洋、修复海洋、开发海洋的脚印。2017年,浙江海洋生产总值比2003年增长了10.6倍,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是2003年的两倍多。

长期以来,海船不能入江,江船不能出海,制约了长江沿线大宗物资运输的效率。位于长江入海口附近的浙江,处在中国海岸线的黄金中点位置,具备通江达海的区位优势。把长江内河水运与沿海港口的国际海运结合起来,浙江将在长江经济带的陆海联动、江海联运中发挥着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今年4月,满载着两万吨铁矿砂的船舶“江海直达1”号停靠马鞍山马钢港务原料码头,这是国内第一艘针对特定海域、特定航线、特定船型的江海联运直达船。这艘船正是浙江出品。

“江海直达1”号投入运营后,将有效减少江海运输中转环节,有利于构建安徽省皖江地区与南北海运、国际航运间的快速通道,降低江海联运成本,提高综合经济效益。过去,由于高度限制,船体桅杆过高的万吨以上船舶一到南京长江大桥就只能望桥兴叹。而这艘船全新设计了桅杆液压起降装置,穿越大桥前,只要几分钟便可折叠下来,顺利通过后再恢复原位。

连接长江,走向大海,浙江融入长江经济带已下好了一步先手棋。2016年,浙江开始建设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为长江经济带“画龙点睛”,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支点。

“不要忘了,浙江还有一个宁波舟山港,全球首个10亿吨大港。”成长春说,长江沿线所需的铁矿砂、原油等大宗商品,有相当一部分通过宁波舟山港转运。

作为江海联运的重要中转节点,宁波舟山港近年来一直积极参与长江经济带“无水港”建设布局和长江黄金水道沿线码头合资合作,带动港口与沿江腹地联动发展。

相关阅读

  • 行业资讯
  • 滚动新闻
  • 政策解读
  • 行业动态
  • 评论分析
  • 独家访谈
  • 互联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