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 > 正文

凤凰涅槃 “浙”里俊鸟初长成

2018-07-19 15:07:40来源:

深圳热线7月19日讯(深圳热线记者 夏丹 王世琪 通讯员 张泽民 朱利奇)十多年前,在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爬坡过坎的重要关口,习近平同志从浙江实际出发,为经济转型升级开出了一剂良方——“腾笼换鸟、凤凰涅槃”。

十多年来,浙江坚定不移地践行“两只鸟”理念,向高质量发展的方向阔步前行。

在浙江大地,“腾笼换鸟”是怎样发生的?“金凤凰”如何涅槃而生?其中的故事不胜枚举。这里要讲的是一家企业、一个园区和一个县的故事,从中可以管中窥豹。

一家企业的蝶变

“黑金刚”成“绿巨人”

在温州市中心城区,一个相当于7个标准足球场大的亚洲最大半地埋式污水处理厂日前投用。今年2月8日,杭钢环保集团承建的这个污水处理厂一期10万吨正式通水,比规划时间提前近5个月。目前,杭钢环保集团已有6个绿色项目落地实施。

2015年底,运转了整整一甲子的杭钢半山钢铁基地关停,化解400万吨钢铁年产能,被国家有关部门称作“城市钢厂去产能的样板”。

关停决心有多大,腾换速度就有多快。关停半山钢铁基地9个多月后,这个浙江黑色金属冶炼行业的龙头老大,就亮出了新产业——由杭钢组建的浙江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10日成立。

早在2000年,杭钢就成立了浙江富春紫光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成为省内最早从事环保行业的大型国有企业。在制定“十三五”规划时,杭钢就明确环保产业是推进转型升级的主攻方向。

这个围绕治水、治气、治土的环保企业,凭借污水处理、控烟气、清淤土、治渣土等核心技术,正打造浙江经营规模最大、竞争力最强、经济效益最好、品牌价值最高的国际性综合节能环保服务商。

2017年11月8日,杭钢集团与拥有污泥脱水新技术的美国Viroment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双方争取在浙江省建设第一个污泥脱水示范项目。污泥脱水示范项目目前已在浙江三门富春紫光污水处理有限公司进行实验。

从火红的冶炼之光、黑烟、废水,到如今主攻绿色节能环保产业,色彩变幻昭示着杭钢正迎来绿色发展新生机。截至今年5月底,杭钢集团节能环保产业营业收入12亿元,同比增加17%;利润2428万元,同比增加37%。

一个园区的生长

二次开发焕新生

占全区工业经济总量3/5的纺织印染产业,一直是柯桥的传统优势产业。其产能约占全国的1/3、全省的1/2。随着去产能的推进和环保标准越来越严格,“传统优势”成了“心腹之患”。“腾笼换鸟”成为柯桥纺织印染产业转型的不二选择。

近年来,柯桥区通过印染集聚升级工程、印染“亮剑”行动和“低散乱”行业整治,按照印染产业“集聚区、提升区、退出区”重新布局规划,推动印染行业集聚整合。

目前,绍兴印染集聚区内第三批17个项目正在加快建设;提升区内的50家企业已全部完成阶段性整治提升;退出区的印染企业已于去年农历年前关停退出。全区印染企业数量由原来的200多家整合提升至100家左右,产量从每年200亿米削减到160亿米。

利用腾出的可再开发利用低效土地和厂房等资源,柯桥做好二次开发文章,突出补链强链,鼓励纺织印染企业向上下游延伸,进一步拉长产业链,实现转型升级。

上游主要向化纤、聚酯、PTA和纺织机械等行业延伸:天圣控股投资30亿元新上天圣高端功能性面料产业园项目,目前凭借年产90万吨差别化纤维的生产能力成为国内化纤行业龙头企业;荣盛控股投资20亿元准备新上薄膜差异化特种生产线项目;越剑机械制造投资12亿元准备新上智能纺机生产项目……

下游主要向服装、家纺等领域拓展。浙江中绒实业有限公司计划投资5亿元,新上中绒高端羊绒制品特色产业园项目。

在支持企业自主二次开发过程中,柯桥区重点做好人才招引工作,为纺织印染产业改造提升提供智力支撑。目前,全区共引育国家“千人计划”人才38名,省“千人计划”人才28名,集聚各类人才4500名。

2017年,全区传统产业技改投资增速和全员劳动生产率分别提高13.6%、10%,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1.1和2.8个百分点。

一个县域的转型

产业迭代出“俊鸟”

初夏的6月,长兴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吉利新能源汽车整车项目施工现场,数十台推土机隆隆作响,平整土地进程紧锣密鼓。

吉利新能源整车项目是年初落户长兴的一只“金凤凰”,总投资326亿元。

“这几年,长兴瞄准新能源等主导产业,通过‘腾笼换鸟’,一方面倒逼既有产业提升层次,另一方面也为更高层次产业腾出发展空间。”长兴县常务副县长楼秋红告诉记者。

“腾笼换鸟”,首先要选准“俊鸟”。近年来,长兴从自身产业基础和未来产业发展方向出发,将新能源产业作为首要战略性新兴产业,逐步形成了以新能源电池为核心,涵盖新能源汽车及关键零部件、新能源装备、新型能源材料、储能与能源互联网领域的新能源产业链。

本世纪初,长兴县铅蓄电池产业爆发式增长,2004年企业数量已高达175家,铅蓄电池产业发展初期的粗放模式不可避免地带来了环境污染问题,长兴人“谈铅色变”……

“当时,铅蓄电池产业是长兴支柱产业之一,砍掉无异于断腕,不砍将导致环境越来越差。两难之间,长兴选择了长远。”楼秋红说。

2005年开始,长兴开展专项整治,企业关停淘汰一批、搬迁入园一批、原地提升一批。铅蓄电池企业从175家最终减少到16家,后来全部集中搬迁到新能源高新园区。

整治提升实现了“腾笼”,大批不达标企业被淘汰,同时也培育出以天能、超威为代表的龙头企业,实现了从铅蓄电池生产向新能源产业的转型升级。

“长兴积极推进和扶持新能源产业重点项目,同时深化产业链招商,吸引新能源企业落地,逐渐形成了新能源产业集群。”长兴县经信委副主任潘桂英说。

去年10月,长兴迄今为止最大的产业园区——绿色智能制造产业园在湖州南太湖产业集聚区长兴分区开工,这个总规划面积达到9000多亩的产业园,旨在引进新能源汽车制造、新能源电池等项目,为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提供新平台。

据统计,2017年,长兴新能源产业60家规上企业实现产值305.5亿元,同比增长15.8%,占全县工业比重已达23.4%。

相关阅读

  • 行业资讯
  • 滚动新闻
  • 政策解读
  • 行业动态
  • 评论分析
  • 独家访谈
  • 互联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