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独家访谈 > 正文

MUJI HOTEL进驻深圳深业上城 无印良品为何让新业务进入中国市场?

2018-01-30 15:36:09来源:

1月17日,深圳,安保人员彭华兴正在城市综合体“深业上城”内执勤,由于当日最高温达26度,一直站在室外的他额头上沁出一层汗。“你看看,这还没开业,就来了多少人。”彭华兴指了指对面的建筑。

顺着彭华兴手指的方向,无印良品(专题阅读)酒店(MUJI HOTEL)露出了真容,事实上,这幢六层建筑不仅包括了带有79间客房的MUJI HOTEL,还包含一间面积超过2000㎡的MUJI店铺,以及一个可容纳118人就餐的MUJI餐堂(MUJI Diner)。

“这里靠近深圳市中心,对面是莲花山公园,旁边的1号路还在修,等修好了,下高架转个弯,直接就能到酒店门口。”彭华兴告诉钛媒体。

在17日的媒体导览环节,良品计划(无印良品母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松崎晓出现在MUJI HOTEL的三层大厅,他用三个“第一”形容这次开业:无印良品在全球的第一座酒店;全球的第一个“店铺+酒店+餐堂”的三合一项目;以及在深圳的第一个MUJI Diner。

“MUJI HOTEL不会去追求规模化,它是反奢华的,我们希望用合适的价格提供舒适的环境,也不会提供过度服务。”松崎晓表示。

在这样的标准下,定价在950-2000元的MUJI HOTEL承诺价格不会随节日波动,也不会与携程、去哪儿等OTA渠道合作,预订只能通过MUJI官网与微信公众号完成。走进MUJI HOTEL,大堂与前台均是由改造后的旧木进行装潢,不会有门童帮你来提行李。

1月18日,MUJI HOTEL正式开业。酒店前台表示,一个月内的房间几乎已经全部订满。

设计师Edward成为当日的首批住客。出于工作原因,已经在深圳买房的Edward几乎住过所有本地酒店,他告诉钛媒体,这次来入住,既是因为喜欢MUJI的品牌,也是想来体验下MUJI HOTEL是怎么延续MUJI本身的风格。

Edward代表了相当一部分MUJI HOTEL想要迎合的受众——讲究生活品质、收入中上、以及认同MUJI品牌。

由于仍在调试阶段,在钛媒体的入住体验中,MUJI HOTEL的房间出现了淋浴时水温忽冷忽热、下水堵塞、窗户无法关闭等诸多问题,但对于MUJI品牌粉丝来说,从一踏进酒店开始,随处可见的原木装潢;浅棕、乳白、烟灰的配色组合;以及和全球其他887家MUJI门店相同的音乐与香氛,无一不在提醒着来到其中的人们:这是无印良品的酒店。

为什么是中国?

自从2016年12月,无印良品正式宣布进军酒店业务,并且把全球第一间MUJI HOTEL开在中国深圳以后,所有人都产生了相同的疑问。

“中国对无印良品来说,是最重要的市场。”无印良品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山本直幸对钛媒体说到。

在山本直幸的直接领导下,从他任职的2011年开始,无印良品在中国开启了高速扩张的模式。根据公开数据,2011年,MUJI店铺在国内不过30余家,到了2016年12月12日,杭州的滨江宝龙已经开出了国内第200家MUJI门店。

这还只是开始。未来无印良品计划以每年30家的速度,将门店开在中国的二、三城市,同时会在一线城市新开3座面积在3000㎡左右的世界级旗舰店。目前国内已有成都远洋太古里旗舰店、上海淮海755旗舰店与此次新开的深圳深业上城旗舰店。

可以说,以中国为主的东亚市场不仅是无印良品仅次于日本本土以外的最大市场,也正在成为无印良品新的增长引擎。

根据无印良品母公司良品计划今年1月公布的2018财年Q3财报显示,东亚事业群(中国、香港、台湾、韩国)季度营收总额为257.8亿日元,同比增长达到了28.9%,占集团总营收26.6%,而日本本土市场的营收同比增长只有5.7%。

业绩上的贡献让无印良品更加重视中国市场,而对于它不熟悉的酒店业务,无印良品自然不会轻举妄动。松崎晓就曾表示,MUJI HOTEL的构想在十年前就已经提出,可挑战在于,无印良品如何降低发展新业务的试错成本。

合作方“深业集团”就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从2014年开始与深业集团进行合作谈判后,松崎晓已经记不清这几年来过多少次中国,在他看来,想用“无印良品”来冠名的开发商有很多,但真正理解无印良品的理念,并能将此理念灌输在酒店建设中的对象就成了凤毛麟角。

“MUJI HOTEL不是我们投资,因此当我们提出希望酒店不随淡旺季涨价、或者坚持使用某种装修材料时,会与开发商产生利益冲突。”松崎晓对钛媒体说到。

因此,当松崎晓遇见了既有丰富的地产、酒店运营经验;也愿意满足无印良品的品牌需求,甚至不惜做出一定利益让步的深业集团之后,合作就此达成。

“因为深业上城,我们才选择了深圳。”松崎晓这样说到。

为什么要做酒店?

在无印良品与深业集团的合作中,MUJI HOTEL的筹备建立全权由深业集团负责投资,无印良品除了授权品牌收取一笔冠名费外,仅享有监察权,这让无印良品在营收上降低了风险,也间接获得了运营酒店的经验。

钛媒体也注意到,在MUJI HOTEL此次的开幕仪式前后,一位头发花白、戴着边框眼镜的男士始终陪伴在松崎晓身边,他就是被称作华人地产界“教父级”人物、深业集团常务副总经理郝继霖。此次MUJI HOTEL落户深业上城,郝继霖正是其中的接线人。

对于曾成功操盘广州太古汇等大型项目的郝继霖来说,拥有79间客房的MUJI HOTEL并不是他最终运营的目标。整个深业集团看重的,是“全球第一座MUJI HOTEL”带来的曝光度与纷至沓来的参观者,这些无疑为MUJI HOTEL所在的深业上城周边物业,包括写字楼、商超、公寓带来更多人气与后期成交的可能。

相关阅读

  • 行业资讯
  • 滚动新闻
  • 政策解读
  • 行业动态
  • 评论分析
  • 独家访谈
  • 互联网
推荐阅读